2021.02.04

< 保母無照,小孩誰罩?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於民國100年11月11日修正通過保母的合法執業要求,除取得證照之外,相關學科、系所畢業,或完成訓練課程領有結業證書者,均可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辦理登記執業,可見我國現行法制對於保母工作,並未採取職業證照壟斷制度。
然依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的統計顯示,108年全國經登記之居家托育服務中心數為71,總計托育員人數為2萬6,272人,而依內政部戶政司的全國人口統計資料,四歲以下幼童之人數統計卻有80萬7,590人,對照我國現行居家式托育服務提供者登記及管理辦法對於托育人員收托人數之規定,以全日托育為例,每1托育人員至多僅得收托4人,其中未滿二歲者至多2人,顯然經列管的合法托育人員明顯不足,完全無法符合目前我國托育市場之需求。
保母不願登記,違法從業情形的氾濫,一方面固然是因為收費通常較合法執業的保母低廉,然而主要的原因恐怕仍是由於托育工作的專業性,向來未被社會大眾廣泛認同,民眾普遍抱持著「我生小孩前也不需要去考保母人員技術士證照啊」、「照顧小孩這種事情只要有經驗的話就可以」等想法,卻忽略違法執業保母在與自己孩子缺乏情感聯繫的情況下,如果沒有托育的專業能力補足,幼兒的照顧品質便會低劣,影響幼兒發展之健康。
也因此,無照保母不當對待兒童事件,向來未曾缺席我國社會新聞版面,父母將孩子交由保母照顧,卻換來了孩子身心受虐的創傷甚至死亡。
憤而提告,卻又因為保母托育常在自宅,缺乏錄音、錄影設備,導致蒐證困難,終至敗訴,或遭法院輕判。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實則司法制度在貫徹人權保障,避免冤獄的理想當中,難免產生有限性,當犯罪事實未能留下證據時,即無法在法庭上被還原、認定,刑事訴訟在錯殺與錯放的兩難問題中選擇了「寧可錯放,也不願錯殺」的命題,雖然遺憾,卻無法苛責。
因此,與其等到憾事發生後再聲請國家訴追,國人實更應該重視托育專業,以負擔稍多費用的方式,來聘請合法執業的保母提供托育服務,並藉由主管機關的定期追蹤、管理,確保孩子們總能在專業的托育照顧中成長茁壯,避免不幸發生。


文/鄭崇孝律師